联合国秘书长呼吁纳卡地区冲突各方尊重停火协议

新华社联合国10月10日电(记者尚绪谦)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0日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欢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停火达成协议,同时呼吁纳卡地区冲突各方尊重停火协议。

2 天后这一说法被「辟谣」,而公布常程去向的正是科技圈大佬、小米公司创始人兼 CEO 雷军。

常程是否签订了协议?

公司与所有高管均签有竞业限制条款,如有违约,公司将在法律框架内寻求问题的妥善解决,共同营造尊重契约精神的人才流动空间。

2013 年 3 月,常程发布的一条微博写着:

2011 年,常程内部转岗,开始担任联想集团副总裁兼移动端到端软件平台总经理,做出了不少成绩:

2019 年 12 月 31 日,常程发布一则微博,正式宣布从联想离职,还细数了曾在老东家做出的成绩,并表示:

随后的 2018 年 5 月,常程还接任了联想移动中国区负责人。这一段时间内,常程推动发布了 Z5、Z5 Pro、Z6 Pro 等机型。

2020 年 1 月 2 日,雷军发布微博宣布:

智能手机会是 PC 真正的终结者。

不过,这一事件不只是支付 500 多万元那么简单,甚至还可能会影响到常程在小米的去留。

不过雷锋网此前也曾报道,联想仅仅在 9 年间就诞生、消亡了四个手机子品牌,手机业务的亏损局面也 在一直持续。

不管小米属于哪种情况下的不知情,如果小米和常程签的劳动合同中,有注明隐瞒或者提供虚假的应聘资料可以解约或者追偿,那常程有可能会被小米问责。

可以说,从 PC 到软件,再到手机,常程对联想做出了有目共睹的贡献。19 年的沉淀,让常程成为中国手机圈的名人。

常程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常程于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五百二十五万二千八百二十一元零九分; 常程于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 2020 年 1 月的竞业限制补偿金七万二千九百五十五元八角五分(税前)。

不过雷锋网也注意到,受常程委托的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称:

2015 年 5 月底,这家神奇的公司对外发布了智能手机品牌 ZUK。作为公司联合创始人,拥有丰富的智能手机研发经验的常程受命担任 ZUK CEO。

2019 年最后一天常程离职的微博发出后,有消息表示其或将加入华为荣耀。

2020 年上班第一天,欢迎常程加入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手机产品规划。

据了解,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主要裁决包括:

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国外长10日在莫斯科发表声明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达成在纳卡地区停火的协议,各方同意自当地时间10月10日12时起在纳卡地区停火,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协调下交换战俘和遇难者遗体。

对于这一裁决结果,联想表示深受鼓舞。

中国新闻网曾援引过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的话:

毕竟,按照竞业限制协议的规定,为避免友商挖墙脚,涉及公司核心机密的员工在离职后一段时间(一般为 2 年)内不得去从事同行业工作,期间公司会给予离职员工一定的补偿。

已向仲裁庭要求常程返还股权激励金额、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并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面对常程如此的做法,老东家反应如何呢?

不过,联想在 2016 年宣布独立的神奇工场和 ZUK 回归联想,于是常程也在 2017 年被调整为联想移动研发副总裁,同时 ZUK 的业务和人员回归联想,ZUK 官网正式关闭。

常程能否待在小米,主要看小米是否属于协议约定的竞业限制范围。显然小米和联想之间存在竞争。

随后,常程也转发这条微博官宣,一连发了三个“激动”。

对于联想而言,从常程出任 ZUK CEO 到 ZUK 官网不复存在,背后的事实是手机业务发展已不如当年——联想集团截止 2016 年 3 月 31 日的财报显示,2015 财年联想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跌 13%,售出 6600万部。

蹊跷的是,一方面,该份协议上的字迹经技术鉴定确为常程的签名;另一方面,常程一直表示并未签订竞业限制协议,还表示联想为鉴定字迹提供的劳动合同及几份法律文件均不是本人签署。

在正式公布离职消息后,联想也立即做出了回应:

这样看来,“无缝换公司”的常程只要和联想签订了这样的协议,就必然违反了规定。所以双方纠纷的关键就在于:常程到底签订协议了没有?

19 年成长在联想,感悟、感谢、感恩。

对当时的联想来说,重塑手机业务是当务之急,而 ZUK 的回归不仅能让该品牌充分利用联想已有的资源,或许也可帮助联想重塑移动业务。

近日,联想和前联想副总裁、移动业务中国区产品负责人常程之间的纠纷,有了最新结果——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常程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并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 525 万元。

就市占率而言,2015 年联想手机国内的市场份额为 5.3%,2018 年下半年仅为 0.4%,2020 年上半年这个数字变成了 0.1%。曾经,联想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仅次于三星,甚至一度有可能拿下第一。

也就是说,常程跳槽事件并未结束,后续如何发展,雷锋网将持续关注。

声明说,古特雷斯敦促国际社会支持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达成的停火协议,继续鼓励双方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分歧。

尴尬的是,常程的上一条微博还在官宣离开联想,当天其微博认证信息也还是联想集团副总裁。 

2014 年 12 月 11 日,联想旗下成立了一家公司,名为「神奇工场」,旨在打造神奇的产品。

2011 年,推出安卓应用商店「乐商店」; 2012 年,推出跨平台近场传输软件「茄子快传」,该产品 2018 年全球月活过 5 亿,在 Google Play 和 iOS 平台的总下载量居全球第 7;同年还参与了联想智能手机 K860 的研发; 2013 年,参与了联想智能手机 K900 的研发工作; 2014 年,参与了联想平板电脑 YOGA Tablet 的研发。

常程长期奋斗在竞争激烈的手机一线,承受了巨大的业务压力,家庭聚少离多,基于个人身体健康和希望更多精力照顾家庭的原因,近期提出离职。

前不久的 9 月 21 日,联想向外界披露,在常程离职前的 24 个月内,联想共计支付了竞业限制的股权对价 500 余万元;常程离职后也支付了竞业限制经济补偿。于是联想表示: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对于这一结果,常程委托的律所已提起诉讼。

已受常程先生委托,针对该裁决书向法院提起诉讼,该裁决书依法未生效。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在声明中说,古特雷斯呼吁各方尊重停火协议,并尽快就停火的具体事宜达成一致。古特雷斯对俄罗斯的斡旋努力表示赞赏,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承诺在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国的协调下就纳卡问题开启实质性谈判表示欢迎。

当日下午,联想方面发声:

至此,联想官方宣称的常程为平衡家庭与事业而离职的说法似乎说得通,不过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常程对于仲裁结果不服可提出诉讼,诉讼有一审、二审。三个程序都走完一般需要一年半以上甚至超过两年的时间。

常程在业界有个名号是“万磁王”,这与他时常在微博上碰瓷各家手机厂商有关。那么,离职联想的“万磁王”,接下来会去哪?

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人。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因纳卡地区归属问题爆发战争。1994年,双方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两国一直因纳卡问题处于敌对状态,武装冲突时有发生。

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于是小米对此回应称:未签订竞业限制协议。一来二去,常程和联想之间的纠纷也拉开了序幕。

到 2010 年,常程在联想任职已有十年,当年联想笔记本的出货量也超过了 1000 万台。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9月27日在纳卡地区爆发新一轮冲突,双方均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率先发动军事进攻。连日来,冲突造成包括平民在内的人员伤亡。

小米并未对常程做背景调查或背调不详细,不清楚常程签了竞业限制协议; 常程隐瞒或欺骗小米未签署竞业限制。

另据三言财经的说法,如果小米事先并不知情竞业限制协议,可能出现两种情况:

据了解,联想方面所说的竞业限制协议指的是于 2017 年 7 月 27 日签署的《联想限制性协议》。

面对不尽如人意的联想手机业务,相信智能手机能够终结 PC 的常程选择离职,可谓是一种必然。

2020 年跳槽小米

终于,10 月 9 日,这一事件的最新结果公布。

实际上,2000 年 4 月,常程加入联想的笔记本电脑业务线,担任笔记本事业部研发总监,主要参与了包括天麒天麟、锋行、旭日、U300s 等系列在内的联想旗下笔记本产品的研发。

2020 年 6 月,联想就常程违反竞业限制协议正式对其提起仲裁。